舆情关注

首页 > 中视资讯 > 舆情关注 >
河北沧州:创建文明城市原是“浪得虚名”
2022-09-21 22:21 来源:搜狐网

  文明,是人类历史积累下来的有利于认识和适应客观世界、符合人类精神追求、能被绝大多数人认可和接受的人文精神、发明创造的总和。也就是说文明是人类社会发展的趋势。

  因此,文明是衡量一个社会发展的标杆,为此,党中央专门成立中央文明办,并设立全国文明城市,创建文明城市等各类奖项,以此推动全国城市文明建设以及社会文明建设。2020年,河北省沧州市获得“河北省文明城市”,同时获得新一届全国文明城市提名推荐资格。

  2021年年初,中央文明办发布全国文明城市提名城市名单,其中河北省沧州市入选,并于2023年考核验收。

  当下,沧州市各级政府都在为创建“全国文明城市”而努力,作为沧州的每一位市民也深感荣幸,并积极配合政府做好入选全国文明城市工作。

  但是,最近在沧州发生一件事情,让沧州轰轰轰烈创建文明行动沦为浪得虚名,徒有其表。

  事情起源于沧州市运河区拆迁办的一场暴力强拆。据中国知名法制类媒体《社会与法》报道《河北沧州:违法暴力强拆利民饮品公司是权力的傲慢与任性》的文章来看,文章详细讲述了位于沧州市运河区永济西路(北环中路)利民饮品公司被暴力拆迁的事情。

  客观地说在当下的社会,强拆并不罕见,但是,沧州这种完全违法的暴力拆迁确实很少见。

  据文章介绍:沧州市饮品公司是经沧州市人民政府的审批获得建设的民营企业,1994年10月5日沧州市国土局与利民公司签署《划拨土地协议》,协议约定面积为9.76亩,土地出让费合计为203008元,位置在沧州市北环路南。并取得【国用(2001)字第41号】土地使用证。

  后因利民公司经营不善,2005年3月3日,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据【2004】沧民初字83号民事调解书将利民公司9.76亩场地以及地上附作物作价200万元抵债给沧州市小王庄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至此,沧州市小王庄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依法获得利民公司的所有资产。

  2017年10月12日,时先生通过河北亿利达拍卖公司的“抵债资产权利”拍卖会上(冀亿拍字【抵债资产权利】第171012号),以最高价格依法获得利民公司的资产。并于2017年10月18日与河北亿利达拍卖公司签订拍卖成交确认书。

  我们之所以大费笔墨的讲述利民饮品公司所有权的变更过程,就是强调现有的场地所有人时先生获得该地的合法性和完整性。

  而时先生的所有权的合法性和完整性是这起案件的基础。抛开这个基础谈任何事都是扯淡的事情。

  既然时先生获得所有权是合法的,那么他所持有的的权利就是文明的标尺。基于这个明确结论,那么沧州市运河区拆迁办自然也要合法而文明的拆迁,这就是文明的内在要求。

  但是,事实上并非如此。

  据文章介绍:2022年5月,沧州市运河区小王庄镇副镇长兼拆迁办副主任武振锋第一次给时先生沟通关于拆迁利民公司的事情。他强调他只负责地上物的赔偿问题,董文胜(据说是运河区纪检委的干部)负责国有土地征收。这件事谈过之后再无下文。

  5月中旬,时先生突然接到租赁门市房的租客反映,有城管过来强制他们搬离。

  这距离时先生和武振锋副镇长沟通只有几天时间。

  2022年6月初,武振锋给时先生一份地面附着物评估表,将土地上的房屋进行评估,其中包括利民公司场内的28间房屋及其其他构筑物,武振峰说他只对时先生负责,房屋租赁户,及其它异议人有意见与时先生直接联系。

  但是,后来武振锋明确表示他没有给过时先生评估表。但是,时先生的微信聊天记录明确记载就是武振锋给的,这一点没有任何争议。

  很明显,武振锋副镇长在撒谎,请问撒谎是一种文明吗?!

  6月6日,运河区城管局来了几十人,强制砸毁了利民公司12间门面房所有的门锁,并拆走了部分门窗,导致房屋彻底荒废。当日下午,时先生遇到了城管人员,询问他们为什么拆除时先生门面房的门锁和门,对方说是刘建柱书记(小王庄镇党委书记)让他们来的。

  在没有经过正规的拆迁手续而开始强拆,这是文明吗?

  7月5日,时先生在厂房大门的东侧发现张贴《征收补偿方案》,而《征收补偿方案》制定的时间是6月30日。

  6月30日刚刚制定的方案,6月6日却开始强拆,这是文明吗?

  7月6日,拆迁办成员邵京京(自称运河区住建局工作人员)让时先生领取一份《补偿方案》征询意见表。7月7日,也就是邵京京向时先生询问拆迁意见的第二天,运河区城管局二次强拆——将利民公司南边的围墙全部拆除。

  在没有手续的前提下,城管局二次强拆,这是文明吗?

  7月9日,时先生将拆迁征询意见表填写好送给了拆迁办的董文胜,董文胜说给领导汇报,让时先生等结果。

  7月13日,刘建柱(拆迁办副指挥长、小王庄党委书记)又组织城管、公安和其他人员共计100多人及挖掘机2台将利民公司房产和仓库全部拆除。此时,整个场地全部被推平,时先生屋内的家具和物品都被掩埋在拆迁的废墟里。此次行为致使房产物品损坏、丢失总计200多万元。

  刘建柱书记,这样违法强拆是文明吗?

  时先生随即报警,110到场后将时先生等人拉到刑警队后说:“政府强拆的他们管不了!”

  作为保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和免受暴力侵害的最后的防线110,居然说因为“政府强拆就管不了”,政府违法难道不是违法?110是依法办案还是以权办案?如此亵渎法律是文明吗?这样的城市有安全感吗?这样的城市算得上文明吗?配得上“文明”二字吗?

  但,更可笑的却在后面。

  7月17日,董文胜给时先生打电话说让找一家评估公司对利民公司财产进行评估,时先生说:“都拆完了,评估公司怎么评估呢?”8月9日,邵京京又给时先生发来表格,让填写《拆迁征求意见表》,问时先生是否同意征收?

  是啊!整个场地都拆完,还需要征求意见吗?如果需要为什么不在拆迁前征求意见?现在征求的目的除了“完善手续”之外还有什么意义?并且已经拆迁完了,还怎么评估?如果希望他们评估,为什么不按照法定程序和时间评估?既然让他们评估,为什么要按照沧州城市更新办的标准评估?如果仅仅按照拆迁办的标准,那就买个计算器就可以了,何须邀请评估公司呢?

  这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不是耍流氓吗?这样行为是沧州市要创建的文明吗?

  回望整个拆迁的过程,没有看到政府的依法行政而彰显文明的影子,更看不到人情和人性的关怀!

  我们常说,文明是一个人和一个社会内心深处所流露出的高雅和气质,实际上和外在的形象并无直接关系,也就是说,文明的核心是内在的文明,是软实力,是对人性狂野自我约束力。

  为什么英国女王伊丽莎白去世受到国际关注和致哀,不是因为她多么富有,而是她身居高位而约束自己的权利,当他看到李鸿章把咖啡倒在碟子里喝的时候,她为了不让李鸿章尴尬,她也主动的将咖啡倒在碟子里喝,这就是文明。

  文明是一种包容,是一种谦让,是一种尊重,更是对弱者的怜悯和保护。对法律的敬仰,对规则的遵守和对别人权利的尊重。西装暴徒不是文明,而是文明的敌人。

  反过来,沧州创建的文明是什么?是统一的门牌,统一的标识,统一的道路,而这些外观上的统一这不叫文明,这是浪得虚名。

  由此可见,沧州要创建真正的文明城市,更需要加强软实力的建设,加强执法者内心深处的文化和文明的修养,而这个修养的创建根本就是让城市的执法人员文明执法,不要耍流氓,杜绝暴力强拆利民饮品公司这样事情!

  更有甚者,沧州已发生多起违法暴力强拆事件,不少当事人向媒体反映冤情,寻求帮助,这样不依法依规进行拆迁,置被拆迁人利益于不顾,逼的拆迁户四处告状是同建设法制文明社会背道而驰的。这样的行为将创建什么样的文明城市?

  严格意义上来说,沧州创建就是躯壳文化,是浪得虚名!这样徒有其表的文明还有什么意义?

  来源链接:https://www.sohu.com/a/586902949_121344782